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沧桑扁都峡 放飞风筝好无奈-

    放飞风筝好无奈 王振武 阳春三月是放风筝的季节。“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这是清诗人高鼎对放风筝场面的绝妙写照。他所说的“纸鸢”,就是当今人人所说的风筝。可见,放风筝的历史由来已久。但就我所生活的故乡而言,放风筝的历史并不算长。活蹦乱跳的童男童女跟在爸爸妈妈或爷爷奶奶的屁股后面缠着放风筝,在民乐县城也只是二十年前的事。至于落后偏远的山野村落,放风筝的逸闻趣事那就出现的更晚了。 已越过不惑之年且老之将至的我,每当阳春三月,看到三三两两的孩童在广场上聚集一起缠着自家的大人高高兴兴放风筝的热闹场面时,我的心是多么的兴奋和按捺不住。特别是看到孩子们将蝴蝶、蜻蜓、飞雁等各样风筝放飞到蓝天白云中的那种壮观景象时,感到高空中飘来荡去的不是孩子们放飞的风筝,而是一架架形态各异的奇形怪状的飞机,同时也为亮丽的晴空增添了一道迷人的景观。至于孩子们放风筝时的那种极其专注的神情和一溜烟奔来跑去的高兴劲儿,简直很难用恰当的语言来形容它。她们肉墩墩的小手在不停地缠放着牵制风筝的丝线,而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却在专心致志地向高空飘荡的自己的风筝上注视着,她们放飞的似乎不是风筝,而是憧憬美好未来的理想,抑或是向太空飞翔遨游的奢望。当其中的一个顽童因过度兴奋不小心将控制风筝的丝线撒手挣脱后,风筝似飞鸟样向高而远的天空掠过时,他们又大呼号叫着、手忙脚乱地发泄着丢失风筝的愤懑和悲痛,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好象他们失去的不是风筝,而是自己的魂魄,抑或是充满幻想的美梦。当然,将风筝顺顺当当放飞天空的仅仅是少数,大部分顽童的风筝是轻易飞不到天上去的。每当这时,顽童们不是抱怨爸爸妈妈制作的风筝不好,就是怒气冲冲地三番五次地试着重放。尽管自己的风筝飞不上天,但她们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和精神却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因为,在她们看来,天空中虽然没有留下风筝的足迹,但它毕竟飞过。 若要将我自己放风筝的经历和情形与她们相比照,那我简直惭愧得无地自容。我第一次看他人放风筝,还是十二岁时的事。记得那一年,我的双眼红得厉害。春节过后,正赶上父亲赶着生产队的胶轮大车装载着豌豆去张掖三闸村兑换大米,父母说要带我到张掖去看眼疾。于是我就坐上父亲的大车同行,太阳落山时到了六坝,就在私人开的店里打尖,吃过店家做的面条饭后,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睡着了。当我正在迷迷糊糊地酣睡时,父亲叫醒了我,说要在夜里赶路,于是就睡眼惺忪地跟着父亲上路了。父亲吆喝着四匹马骡在缓缓地赶路,我就在车上清醒一阵迷糊一阵地出着洋相,等天大亮时就到了张掖南门上的饮马桥边。父亲停车后由同行的大伯就势在路旁准备饲草喂牲口,我就跟着父亲到吴家姑奶奶家去作客。这个姑奶奶实际上是母亲的姑妈,初次见面看上去很精干,非常的慈祥,很讨人喜爱。在亲戚家吃过早饭后,父亲就出门忙他的事去了,我就在姑奶家住下,等待我的大舅带我到地区医院看眼疾。也就在这段时间内的一天下午,我跟着姑奶的比我大一岁的孙子到郊外放风筝。对我这个初次到张掖第一次见风筝的乡把老来说,仅仅是看看而已,根本谈不上放风筝。只见几个小伙伴三番五次地试着将风筝放飞 到了天上后,一个个都爬在沙堆上看着自己的风筝在高空中飘荡着,他们就高兴得手舞足蹈,不亦乐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而我只有憨笑羡慕而已,因为我没有风筝,就是有了也不会放上天。不一会儿,一个胖小子不小心将飞上天的风筝放脱了手,脱手的风筝呼啦啦地向高远的空中放纵着,那个胖小子就大呼号叫地跟着风筝风也似地奔跑着,嘴里不停地喊着“我的风筝啊!”“我的风筝啊!”失望的心情可想而知。当时我所知道的风筝之事仅此而已。 真可谓风刀霜剑严相逼,无情岁月催人老。转眼间,我已由跟着他人放风筝的孩子步入到了带着自己的女儿放风筝的年月。四、五岁的闺女正是天真烂漫的花枝招展的花朵,当她看到自己的同伴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欢蹦乱跳地放风筝的热闹场面时,便也缠着我买风筝带她到学校的操场上放飞。闺女的要求并不过分,生活在太平盛世的孩子哪个不希望分享童年时的快乐呢?于是我便带着闺女买了一只蝴蝶风筝,学着其他孩子的模样试着放飞。尽管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了好多办法,也试着放飞了好多次,但因缺乏经验,只能将风筝放飞到十多米的高度,就象被炮弹击中的飞机一样一溜烟地俯冲而下了,只能以失败而告终。面对无能而失败的爸爸,闺女满脸的不高兴,时常撅着的樱桃小口不停地嘟囔着。竟然连放风筝这么点小事都满足不了闺女的愿望,我也感到非常的惭愧,当时那种面红耳赤的窘态也就可想而知了。为了让闺女高兴起来,我就单手举起风筝用力抛向空中,让她一手握着绕线轴一手拉着 引线迈着细碎脚步奔跑着试着放飞。父女俩虽然都用心尽力了,但还是没有达到艰难起飞翱翔苍穹的胜况,仍然是半途而废,失败而终。而就是这样不成功的放飞经历,次数也是稀少的可怜。此后再也没有主动寻找机会带着闺女重新试着放飞曾经没有飞起过的风筝,最终失掉了弥补过错的机遇,更谈不上满足闺女的一桩心愿了。而今每到阳春三月,一看到五色斑斓的各种类形的风筝在蓝天白云上自在飘荡的景象,我就想起自己简单而失败的放风筝的经历和那种羞愧难当的窘湖北哪个看癫痫好态。更觉得自己好象是欠了闺女一大笔今生难以偿还的债务,而且随着自己和闺女年龄的增加,感到自己所欠的债务是愈加沉重不堪了。 放飞风筝所遭遇的失败虽已成定局,但尾随失败所产生的感悟还是弥足珍贵的。那就是:不要因失败而放弃实践,也不要因失去而约束理想和希望的放飞。 作者:王振武,甘肃省作协会员,甘肃省杂会会员,张掖市作协理事。 地址:甘肃省民乐县文联 邮编:734500 电话:0936---3361961 13085922907 沧桑扁都峡 王振武 孩童时,听到“扁都口”,还是从父辈们的口中得到的。因父亲长年赶着四匹骡马拉的皮车不知要从扁都口进进出出多少趟。好多亲朋们对我常常念道着一句话:“你的爹把羊尕峡里的石头都踏平了”。话虽说得有些夸张,但充分肯定了父亲的艰辛和无奈。他们所说的羊尕峡,就是如今的扁都口峡。对我只是听说而已。 初识扁都口,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刚小学毕业时。那一年暑假,父亲带着三个堂兄到青海祁连县的木雷河抓旱獭。后来一位堂兄赶着毛驴驮着旱獭回到家里后说,按照父亲的嘱托,他再进山时要我也要赶一辆毛驴车跟堂兄一同前往。年纪虽小但饱尝了家境贫寒生活艰辛的我, 丝毫没有推拖的理由。动身的那一天早晨,天下着牛毛细雨,天地间大雾弥漫。我就穿上毡袄,赶着一辆双套毛驴车跟着堂兄上路了。急匆匆赶路半天工夫后,堂兄说已进了扁都口。由于是大雾天,还要急着赶路,也就顾不上仔细观赏扁都峡里的风光。当时只觉得我们是在山间狭路上行走,悬崖时隐时现,河水隆隆作响。饥肠辘辘不说,还冷得发抖。就在这样的细雨大雾天一直行走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才赶到羊胸子庄庄,在父亲的一个朋友家的牛毛帐篷里歇脚过夜。第二天晨,天放晴了,我帮着堂兄把架子车寄存到煤窑上后,他就赶着四头毛驴继续向大山深处行进,我也于当日下午坐班车返回民乐。一路上的感觉与昨日大相径庭。同样长的路,汽车只走了两个小时就到了。天瓦蓝得出奇,石山高大险峻得无比。山路忽高忽低,悬崖绝壁几乎要压在自己的头顶,很是惊慌害怕。令人惊喜的是山间云雾缭绕,岚气蒸腾,氤氤氲氲。一到开阔地,便是另一番好景致,只见大片的茵茵绿草上,洁白的羊群悠闲自在地啃食着青草,成群的牦牛甩着尾巴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调皮的牛犊蹦蹦跳跳地撒欢,偶尔还能听到藏族小伙子骑马驰骋时在山间飘来荡去的歌声。这样的景致在自己的脑海中印刻了好几年。 转眼间,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时代的变迁,我深深感觉到扁都峡不仅仅是我初识时那样简单,那么的缺乏厚重和魅力。我倒觉得她是一部厚厚的历史巨著,很值得你仔细地,慢慢地咀嚼,反复地回味,以致于不得不借用笨拙的笔墨一一道来。 丝 路 古 道 地处祁连山北麓,北距民乐县城30公里的扁都口,就是现今连接甘青两省的咽喉。两山对峙,一水中流,地势极为险要。进入扁都口,便是南北长约28公里的扁都峡谷,隋时称大斗拔谷。由北向南,地势逐渐升高,山体愈加雄伟壮观。极险俊处,海拔4448米,峡谷两旁怪石磷峋,�f岩欲坠。皑皑雪峰直插云天,谷底水声隆隆作响,景象万千,气势磅礴。谷底宽不过百米,最窄处仅15米左右。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早在西汉以前,峡谷只是匈奴民族人行马踏披荆斩棘而成的一条羊肠小道,是民族内部贸易往来的时断时续的便道。我们不妨追寻着历史的足迹设想一番,早在两千多年前,生活在祁连山一代的匈奴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或骑着骠悍的胡马,吼着粗犷的民歌,在高山峡谷中尽情地驰骋;或驱赶着成群的牛羊悠闲地放牧;或驮着成桶的奶酪和肥鲜的 畜 肉在峡谷两旁往来穿行,走亲访友;高兴时就聚集一堂,共享羊肥牛壮人欢马叫的幸福和喜悦。于是乎,个个右手牵一块烤炙的肥羊腿,左手端一碗纯真的烈酒,大口大口地吃一口羊肉就一口酒,等酒足肉饱之后便乘着酒兴欢快地跳上一阵胡旋舞,该是多么的自在潇洒!又是多么的豪爽壮观!然而,当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的刘彻小子成帝后,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的铁蹄踏破了匈奴人多年驻守西域的梦幻,将大批的匈奴人北 逐到漠北高原。河西走廊被大汉天子屯兵垦荒,设郡控制后,扁都峡谷便也跟着大汉天子的声威,日渐变得热闹、繁荣起来。不知不觉间,便也占上了“丝绸之路”的光气。于是乎,中原的骆驼商队便带着名贵的丝绸从西都长安出发,到甘肃经天水至临洮,再从临洮岔往临夏,在临津关渡黄河继续西北行至湟水谷地。再西行经青海民和,乐都到西宁,由西宁向北溯长宁谷(今西宁北川河)西北行,穿星岭,翻越大坂雪山,渡大通河至门源。然后再顺冷龙岭南麓西北行越景阳岭入俄博川,翻越俄博岭后进入扁都峡谷。出扁都口经民乐永固城、洪水城至张掖。然后再继续向西前行到达西域诸国。用名贵的丝绸换取西域的苜蓿、胡蒜、胡桃、胡麻、皮毛等物品,再驱赶着驼队昼夜兼程返回中原大地。西域的乌孙、匈奴、回鹘、突厥、吐蕃、羌人便也赶着驼队、马队,带着自己的特产沿此道向东昼夜兼程地行驶到中原大地换回自己所需要的生产生活用品。这样的多民族之间的贸易往来、文化与思想和谐交流沟通的融洽关系,一直延续了下来。其间虽然也发生过一些大大小小的民族征战,但和睦相处是其主流。这便是“丝绸之路”进入甘肃境内的“南线”之说。 伴随着历史长河的兴衰更替,东西南北商贸往来的日渐繁荣,民族征战与和睦相处的碰撞安徽癫痫医院哪家治疗,靠谱交融,险峻、难行、奇冷的扁都峡谷变得日渐畅通,曾引得皇帝、将军、学者们涉足穿行。因而也就派生出了霍将西征、法显西行取经、炀帝西巡、红西路军浴血奋战、王震大将解放民乐的动人历史或传说。加之历代对峡谷通道的开凿与拓宽,峡谷逐渐演变成畅通无阻的227线国道,使得历史也不枉称道了一回“丝绸之路”。但未免有点令人大惑不解和深感遗憾的是,历代的华夏子民饱尝艰辛地开凿成功了这样一条举世震惊的国际大通道,竟然沿用的是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德国地理学家李希特霍芬提出的名称,当时的大清帝国统治者难道就不觉得汗颜吗? 军 事 关 隘 扁都峡谷因着地势之险要,文化、商贸往来之繁荣,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进而上升为著名的军事关隘,曾招引得历代统治阶级和征讨大军们演绎出了一幕幕“白骨抛旷野”、“胡儿眼泪双双落”等伤痕累累、悲欢离合的动人悲剧,逼迫得一批又一批饥寒交迫的华夏子民因遭受兵燹、战乱的折磨而仰天悲泣。西汉时,一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没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的《匈奴歌》,就是统治阶级相互征战、杀戮的罪恶见证。历史不得不让我们的视线和思维跟着她的指挥梆来追忆那锈迹斑斑的踪迹,以致于重新审视“天下和顺在于民乐”的哲学真谛。 纵观历史长河,在史书上记载的与扁都口有牵连的军事征战约数十次。但影响深远、规模盛大、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战争有三次。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年轻有为、骁勇善战的冠军候骠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溯湟水(青海湟水)而上,横穿祁连山,出大斗拔谷,“转战六日”攻陷了匈奴浑邪王原驻牧中心永固城(今永固镇),抓获了浑邪王的儿子,浮获了浑邪王的相国、都尉,斩首八千余级。然后沿焉支山向东行“千里有余”至姑臧(今武威市)收休屠王的“祭天金人”,汉军大获全胜。从此后,匈奴人失去了多年来赖以生存的祁连山和焉支山。他们蕃息牛羊驼马的广阔天然牧场已化为乌有。水草丰美、森林茂密、处处花香、遍野牛羊的繁荣景象再也一去不复返了,匈奴的男女老少能不悲痛欲绝、仰天哀叹吗?霍去病奔袭河西的这一年仅仅20岁,但连年征战建奇功、扬武河西大地的一代战将,终因劳累过度而只狂飚到了24岁就饮恨沙场,岂不痛哉!惜哉! 在众人的心目中,隋炀帝是个荒淫无度、十恶不赦的暴君。最后被农民起义的烈火烧死,是他罪有应得,顺天意,合民心。但从他开凿大运河,巡视大江南北、塞外边陲的举措来审视,他也做了不少善事,而且也是勤政的一种表现。西巡张掖便是他一改江东诸帝“傅粉脂,坐深宫”的做法而行天子“巡守之礼”的勤政见证。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炀帝亲率四十万大军西巡河西亲征多年骚扰不断的吐谷浑,在外交分化东、西突厥的基础上,炀帝从长安出发溯渭河西上,经武 功 、扶风至天水,再经陇西、狄道(今临洮)出临津关,渡黄河,至西宁,大猎于拔延山(今化隆马场山),长围周垣二百里。入长宁谷,度星岭,宴群臣于金山(西去西宁县治七十里),调兵遣将包围吐谷浑王伏允于今八宝河上游俄博河畔的俄博滩一带。炀帝获胜,并新开了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就在炀帝击溃伏允后,其先行队伍从俄博出发,经大斗拔谷鱼贯而出时,虽时值初夏,却遭遇了“风霰晦冥”的鬼天气,以致于“士卒冻馁死者十六七”,“马驴死者十八九”。而久居深宫高院、养尊处优的后宫妃主“或狼狈相失,与军士杂宿山间”,损失极其惨重。而好大喜功的炀帝经民乐在张掖呆了六天后于第七 日到焉支山前召开规模盛大的国会,召见27国使者,演鱼龙曼延舞,以夸示他征战吐谷浑之大功,并向西域诸国警示扬威,显得志得意满,为此而龙颜大悦。从而使他成为到张掖来巡视的皇帝中最为排场、最为显赫 的一位皇帝,在河西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大笔。 9月17日,是民乐人民翻身当家做主的纪念日。而解放民乐的人民军队正是在鹅毛大雪飘、气温骤然下降的艰难困苦中翻越祁连山,取道扁都口一举攻克洪水城的。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民乐人民当然不会忘记那段改天换地的动人历史。公元1949年8月,解放兰州的战役胜利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一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王震率领的二军五师战士向青海追击前进。9月6日解放西宁,12日攻取大通、门源两县后,又马不停蹄地穿越祁连山向民乐进军。门源距民乐220多华里,且海拔4000多米,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沿途荒无人烟。14日,前卫14团向俄博挺进途中,鹅毛大雪漫天飞舞,身着单衣的153名英雄子弟兵被冻成冰尸,永远屹立在祁连山上。战士们含泪掩埋了烈士遗体,以每天步行100多华里的速度在高原雪泥中疾驰,于第三天晌午过后就越过祁连山扁都口,进驻民乐炒面庄、张连庄一带,于17日拂晓将洪水城团团包围,打响了攻城战斗,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部队高昂的斗志和大 无畏的英雄气概,受到了彭德怀副总司令的驰电嘉奖:“雨雪交加,阻不住你们前进杀敌的勇气。”紧接着调兵遣将打援三堡村,歼敌六坝滩,于18日解放了民乐全县 ,五星红旗高扬在民乐大地。9月21日,王震将军随军来到民乐县慰问了自己的指战员,安抚了原国民党民乐县县长张汝伟等投诚人员,并赋诗一首:“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分狂,凯歌进新疆。”便又率部进军新疆,踏上了新的征程。民乐的历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历史因战争而辉煌,军事患有癫痫病两年,患上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要塞因英雄豪杰的频繁登场而闻名遐迩。丝路关隘扁都口就是沾了历代英雄豪杰的光气才辉煌闻名了千百年。 石 佛 岩 画 岩画,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的瑰宝。文化内涵深厚的中国岩画,具有无穷的魅力,是世界岩画宝库中的一朵奇葩!在广袤的九州大地,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岩画有四处。它们分别是:宁夏贺兰山岩画,距今约四五千年;广西花山岩画,约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云南沧源岩画,出现在新石器晚期;江苏连云港将军崖岩画,出现在4000多年前新石器时代。但扁都峡内的一幅岩画——石佛爷,却是在上面四处岩画中不曾有过的、独一无二的岩画。它仅仅是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虽然没有多大名声,但却以独特的魅力吸引众多游客乃至无数佛教信徒频频光顾,虔诚地顶礼膜拜。不知不觉间,它便成了扁都峡内一道独具魅力的旅游景观。 这幅泛称石佛爷的岩画座落在羊尕峡石桥东侧的峭壁上,距地面约3米,画面约1.7平方米,隔童子坝河与国道227线相望。上刻一佛二弟子。佛乃释迦牟尼,二弟子乃迦叶、阿难。近观时,释迦牟尼结跏趺坐于莲台之上,高1.15米,背东面西,头戴三指冠,光环四射。身披袈裟,前身裸露,双手合十。迦叶、阿难二弟子侍立于坐佛两侧,身高1.2米,头戴一指冠,附有光环,身披袈裟,也是双手合十,足下有莲台。左下方另有一幅小坐佛像。令人值得仔细端详的是,石佛下半身刻在未脱落的上层板岩上,上半身刻在上层板岩已脱落的下层板岩上,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以致于不知情者认为剥落了上层石板上的佛像之后,下层石板上还有一层佛像,真是剥掉一层又一层,传说的极其玄乎,极其神奇。全幅岩画以阴刻线条流畅造形,身段比例合适形象,栩栩如生,艺术价值、欣赏价值并不亚于他处的岩画。就是这样一幅独特的岩画,有人说是魏晋时期的产物,在时间上与马蹄寺几乎等同,有人则说是刻于清代,或者还有其他的说法,令后人莫衷一是,尚不知它究竟成形于何时,又属何人之杰作。因为是佛爷,便招魂似的令众多信徒们时常有礼佛活动,于是先在佛像下面砌了石质供台,常有人在供台上焚香献果,香火十分旺盛。据民间传说,过往行人是否上香拜佛,其结果是相当灵验的。石佛爷恰处汉藏两族居住之交,于是便在佛像前方及周围挂满了绸缎被面和各色的经幡、哈达。峡谷起风时,丝丝缕缕的丝绸和哈达乘风起舞,上下翻飞,瑟瑟作响,好像是向南来北往的行人点头,招手。近年来,又有一位当老板的信徒施舍13万元钱在佛像前建造了9米多高的厢房,将佛爷罩了个严实,一则是让佛爷免受风吹日晒雨淋之剥蚀,一则是让香火越来越旺,信徒越来越多。露天的石佛岩画便成了一处袖珍的石佛寺,而且还有一位主持长年在寺里诵经说法,打坐参禅,接续香火,清净佛寺。石佛爷前的香火自然是越来越旺了,顶礼膜拜的人当然也就越来越多了。 娘 娘 芳 魂 扁都口的西面由北向南依次排列着几条山谷,其中最南的一条山谷人们习惯上叫它娘娘坟沟。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这条沟的西边山坡上有一座较大的坟墓,世代传说墓里葬着一位娘娘。这条本不引人注目的山沟也就因“娘娘”二字而变得与众不同,大有一番来历了。在古代,享有“娘娘”之尊称和美誉的人,必然与皇帝有关。而在历史上亲临过扁都峡谷的皇帝仅隋炀帝一人而已,那么这位娘娘也就与炀帝有着直接的牵挂了。据《隋书•炀帝纪》载:隋大业五年,炀帝西巡突遇恶劣天气,穿行扁都峡谷时,“后宫妃、主或狼狈相失,与军士杂宿山间。”“士卒冻馁死者十六七” 。《周书•皇后传》又云:炀帝西巡,随行乐平公主,系文帝之女,炀帝亲姐,北周宣帝于文�之天元皇后杨丽华,也“殂于河西”。由此可以推测,因冻饿或疾病而魂销香断葬于此地的“娘娘”要么是炀帝的后妃,要么是炀帝的姐姐,因为只有她们才够得上称呼“娘娘”的资格。既然是“娘娘坟”,那些盗墓贼便揣测到了随娘娘一起入葬的金银财宝。于是乎,“娘娘坟”于1995年被掘墓贼盗过一次。事发后在现场查看的人说,“娘娘坟”竖穴很深,墓很大,但里面没有任何碎片烂瓦,更无塑画及陪葬的值钱货,只有一具枯尸而已,而且还没有灵位。至于这具枯尸是不是炀帝的后妃或姐姐,更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既然称之为“娘娘坟”,它肯定有来头,只不过是世人没有搞清楚罢了。如今的“娘娘坟”紧邻国道227线,坟头及四周长满了绿茵茵的芳草,金露梅、银露梅之类的野花释放着淡淡的芳香,哗哗的流水似乎正在为墓中的娘娘诉说人世间的千年沧桑或悲欢离合。而且过往行人因着这“娘娘”的招牌都要到坟前驻足窥视,仰头观望,扼腕叹息一番,大有死葬扁都骨犹香之壮美,墓中的娘娘也该得到了些许安慰吧。 黑风洞•诸葛碑 扁都峡谷虽然地处林区,但方圆几十里松柏少见,这可以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中的原因似乎难以解释清楚。民间传说,这与扁都口附近的黑风洞有关。而有关黑风洞的传说,历来较流行的有两个版本。但无论是哪个版本,都缺乏一定的可信度。为了悦人耳目,不妨一一道来,以增添扁都峡谷的神秘色彩。 其一是说:汉武帝元狩二年,霍去病率大军穿行扁都峡谷,正行军至半峡中时,突然滚滚黑风大作,弥漫峡谷,山路不明,军士前往不得。霍大将登上山顶向四周一观,只见黑风从一个洞中逐浪排空般急急涌出。为了急行军直捣单于王的老巢,他不得不下令士兵砍伐四周树木以堵塞黑风。经过将士们一昼夜的奋力砍伐,成千北京羊癫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上万的松柏把黑风洞堵了个严实,战胜了黑风,汉军才得以顺利出峡,大破匈奴军。 其二是说:宋朝杨家将西征时,派大将高旺为先锋。高旺率领大军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路来到离黑风洞不远的永固一带,下令大军安营扎寨宿营。由于此地人烟稀少,气候恶劣,将士们顶着大风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搭起了帐篷。谁知到了夜晚,大风越刮越猛,安营的帐篷被大风拔起,害得将士们叫苦连天。高旺无奈,只得下令全军后退四十里,凭借破沟烂崖住宿了一夜。第二天,高先锋派人四处打听,才知道是黑风洞的黑风在作怪。为了保家卫国,让百姓们安居乐业,高先锋唯有想办法征服黑风。于是,他率领大军来到了黑风洞,在山头上扫视了一周,发现黑风洞两旁长满了松柏,不由得计上心来,下令大军砍伐树木,堵塞黑风洞。军令如山倒,人多力量大,不几天就把方圆几十里的树木伐了个尽光,黑风洞终于被堵住了。从此,这一带没有了恶风,人们才慢慢来到这里不断开垦,繁衍子孙,安居乐业。 以上两说,只是传说罢了。设若真是传说的那样,那我们的霍大将军或者是高先锋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为了战胜肆虐的黑风恶魔,他们竟然别无良策,甚至无能到了下令士兵大肆砍伐树木来堵塞黑风,以致于将我锦绣扁都峡糟蹋得秃岭光山头,行人没有落脚纳凉处,岂不悲哉!怨哉!现在我们所看到的黑风洞,静卧在峡谷的陡壁上,洞顶自行风化脱落的黑土已将洞口下半部慢慢淹没了,早已失去了昔日的淫威,平息了恶魔般的黑风。四周生长的杂草灌木大有淹没黑风洞之势,已谈不上有什么神秘可言了。 危峰兀立,奇峰遍布,怪石嶙峋,千姿百态,是扁都峡谷之特征。但人们广为称颂的是与石佛崖隔河相望、遥遥相对的“诸葛碑”。其形状酷像诸葛亮端坐云端,正襟抚琴,是那样的临危不惧,镇定自若,气度不凡。这样的盛景,如果不是特殊的时间和特殊的天气状况中是很难观赏到了。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人们所说的诸葛碑,其实是垂直耸立于高山之巅的一块长方体岩石,如若从谷底向上仰视,形状就是一座石碑。之所以有这样的美称,这与三国故事中诸葛亮六出祁山有关。当时的祁山就是现今陇南西河县北部与礼县交界处的祁山堡,并不是我们所拥有的祁连山。而诸葛亮也从来就没有率军征战过祁连山,只不过是个别人不懂历史,把祁连山讹传为祁山,因此上才将“诸葛碑”的传说广为流传到了现今。英雄豪杰对地域的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温 馨 家 园 凭借着甘青咽喉之险要的地理位置,依靠着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渲染,伴随着众多英雄豪杰的乔妆打扮,扁都峡谷的形象已是声名远播、威镇八方了。大凡到民乐来的客人,都要到扁都峡谷去观光探访一番,才觉得不虚此行。加之盛夏气温凉爽宜人,扁都口外10万亩的油菜花次第开放,遍地金黄,香气满乾坤,的确是游人避暑纳凉、观光游赏的人间仙境。一些有头有脑的汉藏居民便张罗着找一块上好的地盘搭建帐篷开办旅游景点,热情豪放地接待四方游客。近年由于地方政府的鼎力相助和致力开发,于是便有了现在的佛光旅游度假村和台坡东沟娱乐观光旅游区。目光向旅游观光区扫视一番,洁白的帐篷恰似盛开在绿色大草甸上的白莲,五色彩旗乘着山风上下翻飞,似乎伸展长长的手臂频频招呼着南来北往的游客尽情放飞理想和希望。无论你走进哪一家景点,穿着民族服装的姑娘便会舞着长袖向你敬献圣洁的哈达,双手端着一银碗纯真的青稞烈酒,唱着粗犷的山歌,劝你一饮而尽,以表示对你的热情欢迎。走进宽敞的帐篷落座,好像是进到了自己温馨的家,清一色的沙发紫红色的地毯,25英寸的彩电播放着草原上的奇特风情,一任你尽情观赏,尽情吼唱。上好的酥油奶茶,泛黄的面食麻花,再拌上一勺炒面,先让你的肚儿打个底,接下来你就可以轻松自如地打牌、玩耍、观景、唱歌、写生、拍照。约摸一两个小时,热气腾腾的手抓羊肉、烧烤牛排、清炖羊杂、蒸羊血便次第排摆在你的面前任你挑选,好让你大口大口地吃个够。等你肚儿滚圆时,打扮一新的藏族、裕固族姑娘便用银碗斟满青稞烈酒,一边唱着牧歌,一边虔诚地恭敬在你的手中,好让你喝个够。而且敬酒的规矩是歌声不断酒不断,直喝得你两腿发软、浑身冒汗方才罢休。一曲《裕固族姑娘人人爱》的旋律刚刚停止,一曲充满剽悍之壮美的《姐妹三个都嫁给你》又婉转悠扬起来,直唱得你心花怒放,浑身酥软。究竟是大碗的烈酒醉倒了你,还是动听的歌喉倾倒了你,就连你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当你还沉浸在裕固族姑娘美妙的祝酒歌中时,三三两两的藏族姑娘,在粗犷豪放之草原牧歌的伴奏声中,挥动着长袖长袍,扭动着腰板儿翩翩起舞。而你那颗按捺不住的心早已荡漾起来,让你不由自主地起身与舞蹈的姑娘成双成对地跳上一阵儿才能过足了瘾,按捺不住的心方能渐渐地恢复平静。临别时,品一碗尺二长的青稞面搓鱼就野菜,喝一碗喷香的酸奶拌白糖,并在《欢迎你》的歌声中再敬上一银碗青稞酒,好让你打着饱嗝儿,乘着酒兴儿,哼着小调儿,左右摇摆地行走在软绵绵的草地上,放眼饱览夕阳余晖下成群的牛羊和金灿灿的油菜花。

    作者简介:王振武,甘肃省作协会员,甘肃省杂文学会会员,张掖市作协理事。 现供职于甘肃省民乐县文联 邮编:734500

© wx.gzrnews.com  派派后花园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