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一封情书(四)_散文网

十六

星期日的下午,苏云和马萧坐在了公园里假山石上。苏云昨天在图书馆就特意约好了马萧,理由是:“有一个问题要请教马萧,图书馆人多,不好说话。”

苏云先把一份初中数学题交到马萧手里:“帮帮忙,我邻居小孩问我了,有几道我也不会,我说我给你找人解一下。你来吧?”

马萧接过来低头解答。苏云在一旁看着,发觉马萧的头发今天又有点乱,不由伸出手去轻轻顺了几下。马萧手里的笔一直不停地在纸上沙沙响着。半个时辰,一份题做完了。马萧抬起头,声音亲切温柔:“起了,你看看?”

苏云看着马萧,分明觉出那双眼里,柔柔的,清澈透明的,流水一样的,闪烁着的光芒,苏云心里一紧,双手接过答题,强迫用心去看。逢到不懂的地方,马萧就凑近了一步一步讲解,苏云从来没有跟男生这么挨近过,心里只打颤,到最后不明白也假装明白了,回去再自己琢磨吧。

苏云看着马萧,敬佩地说:“你们大学生就是强。我真当初没好好念书。”( 网:www.sanwen.net )

马萧嘴角咧一咧:"想努力啥时都不晚,咱们不是还吗?”

苏云听马萧说“咱们”,得快要醉了。放大胆子问:“你平时除了看专业的书,还喜欢看些啥书?”

马萧说:“我基本上各种类型的都看。我对啥都感兴趣,都想涉猎一下。当然,我最喜欢看的是类的。”

苏云也喜欢看文学类的书籍,一下子找到了话题:“你如何评价四大名著里的人物?”

“我比较喜欢研究《三国演义》。对三国演义里的曹操最感兴趣。曹操是个勇于承担的人。赤壁大战,曹操‘既脱华容之难,行到谷口,回顾所随军兵,止有二十七骑,”

苏云说:“真是败得很惨。”

马萧兴致勃勃:“比及天晚,已近南郡,火把齐明,一簇人马拦路。曹大惊曰:“吾命休矣!”只见一哨人马冲到,方认得是曹仁军马,曹才心安。”

苏云笑着说:“曹操真是一只惊弓之”

马萧也笑了:“你形容得很贴切。 但到南郡稍事休息,向曹仁布置完,曹遂上马引众奔回许昌,并没有处分任何手下。而且荆州所降文武官员,依旧带回许昌调用。”马萧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苏云,苏云盯着他说:“曹操的胸怀真够大的。”

“是的。胸怀大了人才明智。要知道赤壁大战,魏军与吴军相比,陆军占绝对优势,但水军处于劣势。渡江作战主要荆州所降水军。赤壁失利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恰恰是从水军处推倒的。曹丞相既未迁怒于荆州降军作战不力,更未怀疑战败是由于荆州降军心怀二心,说明他心里确实是认识到赤壁失利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决策失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地选择了对手,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马萧现在真是激情澎湃。

苏云说:“可我记得曹操说过'我现在暂且回许都,收拾军马,一定来报仇。”

马萧的眉毛挑了一挑:“你记得?”

“我给我讲过。”

“哦。对。曹操是这样说了。但是,”马萧有力地看着苏云:“曹操余生再未染指。”

穴位割治癫痫萧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是句激励士气和保全面子的场面话,并不当真的。接受失败、承认错误是心的外在表现,没有这样的胸襟,就不可能从失败中获得营养,从失败中看到机会和方向。没有人不经历失败。我最佩服曹操。”马萧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话题,因为他发觉天已经黑下来了。

苏云很想继续听下去,但是天色确实不早了:“我很乐意听你论说。明天还能继续吗?”

马萧的脸在色中兴奋而喜气洋洋,最佳感觉还没有消失。他恋恋不舍地和苏云告别:“好的。明天咱们还这里见面?”

“下班后。再见?”

“再见!”

十七

米粒儿终于上班了,工间休息,苏云和米粒儿到了一个僻静处闲话。

“米粒儿,我妹夫没有欺负你吧?”苏云笑嘻嘻地看着米粒儿。

米粒儿脸一红:“死云儿!”双手卡到苏云的脖子两旁:“我让你说!”

“嗷——不敢了不敢了!”苏云特怵米粒儿的力气,赶紧告饶。

米粒儿把手捂到苏云耳边:“云姐,你的事怎样了?”

苏云一撇嘴:“你还顾得上管我啊?”

米粒儿笑了:“我这不是在管你吗?永可是回话呢。”

苏云说:“我妈保留意见。我爸倒不反对。”

“那永春去那边说说看?”

“哎呀,先别。过段时间吧。我再等等我妈,要不我妈那人你知道的,一般人受不了她的。对了,你问问永春那封情书找谁代的笔。”

“干嘛?你看上笔者了?”米粒儿板着苏云的脑袋问。

“我怀疑是马萧代的笔。我等着回话啊!”苏云抬起两手抓住米粒儿的手腕一使劲儿,米粒儿的手被迫离开了苏云的脸。

十八

星期日上午,苏云忙着收拾屋子,清洗脏衣服。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人。

“云儿,你看谁来了?”妈妈一进门就喊苏云。

苏云一抬眼:“啊呀!稀客!你从天上掉下来的呀?”

来人低头看着苏云,亲切地笑着:“我回来几天了。刚才转街碰上了阿姨。”

“快请坐,培文。咱们有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苏云一边倒水一边招呼。

培文一直笑眯眯地看着苏云。看着苏云倒水,看着苏云洗水果,看着苏云走来走去,看着苏云落座。看得苏云有些不好意思了:“培文,最近忙啥?”苏云递过水果刀给培文。

“没。我大学毕业了。星期五报了到。安排我宣传科工作了。”

“啊。太好了。咱们厂又多了一个高材生。”

“哎,我就多念了几天书,哪有你能干啊?!”培文还是笑眯眯的。

“是吗?我要能干我就去读大学了!”苏云酸溜溜的。

“那是你的感觉,苏云。”培文说。

........

聊天最耗时间。妈妈主动替苏云洗衣服,让苏云陪培文聊天。一眨眼就到中午了。妈妈一再挽留培文吃了午饭再走,培文看了看苏云,苏云装拿东西,于是培文谢了阿姨告辞走了。

培文走后,妈妈问苏云:“云儿,你看培文回来青岛癫痫病医院在什么地了。人家培文多好呀!我看,比那个马萧强多了。人才好,家庭好,知根知底,咱找这个吧?”

“妈,培文是不错。我们只是好哥们,你别乱点鸳鸯谱啊?!”

饭桌上,妈妈又对着唠叨:“我看人家培文是真好,咱干嘛放着好的不找,找个农村来的呀?!”

埋头吃饭的苏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爸只是个科长,你当初干嘛不找厂长呀?培文我也嫌低,给我找个省长级别的吧!”苏云说完白了妈一眼,继续埋头吃饭。

爸爸看着两个人笑了:“我不表态,两个都是好。云儿找了哪个我都不反对。”

十九

夜已经很深了。

“和马萧交往一段时间了,温度还是上不去。马萧谈古论今,地理天文,我倒是跟着长了不少知识。可就是进不了谈情说的氛围。唉!我一个子,总不能倒追吧?那多难为情?”苏云躺在被窝里,头枕着胳膊心事重重地想。

“不能说马萧没感觉,偶尔会看到他脸上突发的柔情,有时不经意间也会看到他盯着我发呆。这应该是爱的表现吧?怎么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给我写封情书呢?那样的话,事情就明了了,用不着猜猜疑疑的了。问题是他都没有拉过我的手,从来都不主动,我该怎么办呢?总不能来个跌跤45度倒在他怀里吧?这个马萧,你到底是胆小,还是对我感觉不够?”苏云笑一笑,又流出了眼泪,翻了个身,只觉得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笼罩着她。

“培文倒是殷勤得很。三天两头往家里跑,没事往我跟前凑。虽然培文确实不错,但是我就是看上了马萧,我就喜欢马萧那股子劲儿。我明确告诉他我喜欢理科男,不找他这样的,可是培文还是不退缩。再加上我妈的掺和,长此下去不行啊。我妈这几天越发上劲儿了,怎么办?”苏云心烦意乱。

........

天快发亮的时候,苏云才迷迷糊糊睡。

二十

苏云和马萧下班后又在公园的假山前见面了。

“马萧,咱们交往这么长时间了,你不请我看场电影儿?”苏云希望在电影院能使两人的关系有个突破。

“请。你说哪天吧?”马萧说。

“就今天吧。半小时后有一场葛优的片子。现在过去来得及。”

“那咱们走吧。”

苏云和马萧相跟着往电影院走去。

快到电影院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旁边的胡同里插了出来,站到他们两人面前。苏云一看:“妈!”

妈妈上下打量着马萧,嘴角往下直撇。苏云看着妈妈这副样子,心里直着急,两手去抓马萧胳膊上的袖子:“马萧,这是我妈。”

“婶子好。”马萧的微笑怯怯的有点僵硬。

“云儿,培文在家里等着你呢。你却在这儿野逛,赶紧回家。”妈妈根本不理会马萧的问候。

“马萧,声音大点,我妈不是没礼貌,我妈是耳聋,你再叫一遍。”苏云生气妈妈的无理。

“婶子好!”马萧这次声音真够大的,旁边有人回过了头。

“好好!”妈妈再也不能无视周围的环境,赶紧逃也似的走了。

苏云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得意地笑了,不由得拉起了马萧的手,边走边高兴得甩动着。

成都癫痫病治疗医院十一

苏云趴在写字台上,认真地抄写着。昨天她从米粒儿那里要到了这份情书。米粒儿说这封情书还真是永春请马萧代笔写的。自从那次撞上妈妈,在妈妈面前胜利地保护了马萧的自尊心,而且无意中主动拉起了马萧的手,苏云觉得自己的情绪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很喜欢这种主动的感觉。哼,看我的。现在,她要给马萧写这封情书。

但是,她实在没有写情书的经验。干脆,永春写给米粒儿的那封情书就挺够味儿的,拿过来就是了。“这不是你代笔的?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处置。”苏云得意地想。

“心爱的马萧:

你好!

请你原谅我的冒昧,允许我称呼你‘心爱的’。我不敢称呼'亲爱的’,因为你还没有和我建立恋爱关系,你是不是亲我爱我,我还不得而知。但是我已经把你放在我的心里,放在我的心尖上!‘马萧’这个名字时刻回响在我的耳旁,镌刻在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上,无论我走到哪里,你都随我在路上。所以,请允许我称呼我心爱的人‘心爱的马萧’!

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心爱的马萧,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你那抿着嘴的笑脸催开了我的心花;你那眼镜片后的小眼睛炯炯有神,我一触碰到她,就飘飘欲仙;你从我身边一阵风似的走过去,我好像就要腾云驾雾飞起来;你爽朗的笑声钻进我的每一个毛孔,我浑身都无比。心爱的马萧,做我的男吧!

心爱的马萧,早晨起床,看见红红的太阳,让我想起你的脸庞;天边飘过一片云彩,让我你的满头乱发;看见潺潺的流水,就想起你温柔的声音;看见高高的白杨,眼前就晃动你粗壮的胳膊......哦,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一天看不见你,我的心就空唠唠的,像踩了迷魂草,浑身无力,没有你,变得多么乏味!心爱的马萧!我心爱的马萧!

心爱的马萧,做我的男朋友吧!你看那碧水围着青山转,藤儿缠绕在大树上,不羡神仙羡鸳鸯,我和你出双入对,一块儿看电影儿,逛马路......我们俩何等?心爱的马萧,你愿意和我一起创造和享受这些幸福吗?

心爱的马萧,如果你答应做我的男朋友,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心爱的马萧,请允许我走进你的世界,为这个世界增添色彩吧!心爱的马萧,我,我真的很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一万年!

心爱的马萧,遇见你,我真是三生有幸!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佛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希望你我是同修千年的有缘人!

心爱的马萧,希望我能马上称呼你“亲爱的马萧”!

我心爱的马萧,我未来亲爱的马萧,我急切地等着你的回信!

爱你的苏云

X年X月X日

这封情书很是费了苏云一番心事,好多地方不得不改,有些地方看起来不自然,就这样了。发出去,看看马萧啥反应。“成败在此一举”苏云自言自语。 马萧到底啥意思,总得有个明了。不枉我每天在家里和辣妈战斗。

二十二

就在苏云把情书夹到一本书里送给马萧的第二天,马萧下班后直接到苏云这里,等候苏云一起到了假山石这里坐下。

马萧拿出那本书,取出里面的信纸,认真地展开:“苏云,我知道你这是抄来的,我只问你:你真的看上我了?这些话能算是你的话吗?”

广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苏云严肃地一字一顿:“我、看、上、你、马、萧、了。”

马萧突然扭头,摘去了眼镜,用手背去抹眼睛。回头来再看苏云时,眼睛直直地盯着苏云,双手急切地抓住苏云的肩头:“苏云,我......你真的不嫌弃我?我可是农村人,我从来不敢想这样的好事。”

苏云说:“你嫌弃我吗?我可是技校生哎。"

"不不,我挺佩服你的,你是个好女孩,打着灯笼都难找。我也......喜欢你。”马萧凑到苏云耳边悄悄说。

苏云身子一震,头深深地低了下去,整个人快站不住了,幸亏马萧捉着肩膀: “那你干嘛不给我写情书?”

马萧笑了:“其实我早就想写给你,只是......"

"只是什么?”

马萧又笑了:“你先说你这封情书哪儿抄来的?”

“我自己写的。”

“胡说。我知道啊,老实交代。”马萧笑嘻嘻地看着苏云。

苏云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被马萧轻轻拦在怀里,羞红了脸说:“说就说。我......”苏云的声音低了下来,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我抄米粒儿的。”

“是抄永春写给米粒儿的吧?”马萧说。

“是。”

“那情书是我写的。”

“你写的?是你代笔吧。”

“不。就是我写的。”

“你给米粒儿写情书?”苏云不高兴了。

“你别误会。是永春让我替他给米粒儿写情书。他们那些人都懒,我都替好几个人写过的。”

“啊,原来这样啊。那永春不怕露馅儿吗?”

“我不说谁知道啊?现在米粒儿都是永春的人了,因为一封情书还飞了不成?况且,关键是永春有那份心就成了。”

“哦。你可真会编啊。煽情的话可是多多的了。”

“不敢。我总得帮助男主角打动女主角吧?”马萧这会儿嬉皮笑脸。

“那你给我写一封情书吧?”

“唉,江郎才尽了。我的才情都让他们剥削完了。我想给你写,可是写出什么来,我都分不清哪句是实的哪句是虚的了,都觉得没有力量,我就想:我只要实实在在喜欢你就行了,多少话都比不得实际在一起。我用实际行动来书写这封情书,怎么样?”马萧认真地看着怀里的苏云说:“你看,我们现在多好啊。我们两个一起来写这封情书。”

苏云羞怯而幸福地把头埋进马萧的怀里:

“哦,那我还是要要,啥时候找到有力量的再给我写,怎样?”

“行。我欠你的。”马萧把唇俯到怀里苏云的耳边低低而又清晰地说。

二十三

一个月后,苏云把马萧领进了家门,苏云的妈妈虽然不情愿,也只能认可事实,接受了这个女婿。

几个月后,苏云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马萧 。马萧的情书一直欠着。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天天书写着。

苏云常常在枕边对马萧说:“你欠我一封情书。”

马萧在枕边常常对苏云说:“我欠你一封情书。”

(完)

首发散文网:

© wx.gzrnews.com  派派后花园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