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迷失的莫庄_散文网

??一个村庄,如何能从历史和中湮灭???对于在历史中的人,历史只是一个过程,无法完成。

——作者????莫生非是个十分令人讨厌的家伙,衡量一个人讨厌的程度,当然源自这讨厌与你距离的远近。你完全可以想像,我对莫生非的判断,肯定因为他现在扰乱了我的生活,事实正是如此。他所在的莫庄距离我的住所,只有六十华里,按说也不算多么近,但现在公共交通发达,即便是乡下,公交车也像苍蝇一样到处飞了。所以,每天周末,他就会来找我,我想他准备好了跟我打持久战,他甚至自带干粮和水壶,我至少四个周末没能安生了。莫生非有着异常灵敏的侦察能力,我为他不去从事针对犯罪分子的斗争而深感遗憾,更为遗憾的是他现在针对的是我。无论我躲到哪里,办公室或者家,他一定能够在我气还没喘匀的时候,面不改色心平气和地出现。??莫生非眨着狡黔的小眼睛,说你就应了吧!他的眼睛非常小,不了解的,以为他坐下就打瞌睡,其实不是。他看人的时候也只是上下眼皮之间裂开条缝而已,这令我有着无端被人轻视的愤愤然。??莫生非的要求也不算多过分,只是要我为莫庄,我生活过的,写一部村志。他觉得我是最佳人选,原因不外乎我在那里度过了和青时光,加上我业余不务正业,码字码得在当地出了些小名气。换言之,莫生非认为,我有这个义务和,还有能力。“你在莫庄长大么,再说你又会耍笔杆子!”这是他的原话。??我当然承认这个事实,但我的拒绝,亦非忘本忘祖,我确在莫庄长大,我跟莫生非同姓莫,而且,我对莫庄也很熟悉,即使这些年我很少回到那里,那里的变化始终着我,但我认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实在没有必要做一部志书,假使那里辈出亦情有可原,据我所知,除了锢漏,这个湮灭掉的手艺,这个早被遗忘的手艺,莫庄没有可以炫耀的资本。况且,莫庄并不像莫生非所言,“就要从地球上给抹掉了!”要知道,他这个人,我了解,一贯喜欢夸大事实,这句话完全是杞人忧天。莫庄只不过即将换一种方式存在,从平房换成楼房,所有的土地将不再生长庄稼,包括那些乱七八糟,连书本上也没有记述的灌木杂草,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整齐划一的厂房,设计严禁践踏的草坪,横成行竖成方的绿化树,成为一个规模庞大的开发区的一部分。我儿时的玩伴,拆迁中的“钉子户”,农闲时游荡在城市中,所有穿制服的人均可将其驱赶得四处躲藏的莫生非,却一本正经地向我发问:“没了地,莫庄还能是莫庄么?现在的莫庄还是从前的莫庄么?”按照他的思路,我们应该探讨的是:人能不能两次穿越同一条河流。如你所知,我的志向是做一个瞎话连篇的家,而不是哲学家,更不是乡村史学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除了一本发黄发脆,来历可疑的所谓“莫氏族谱”,莫生非没有提供任何文字资料。以我的浅薄,我也知道,作为志书,一定要经得起推敲,前辈司马氏这方面树立了标杆。莫生非小心翼翼地将“莫氏族谱”掏出来,放到桌上,说,“这不能算资料?再说,上了年纪的人也能讲很多的嘛!”他的口气之轻松,像一个好把式,面对几分地的菜畦,而我的表情,却像个二把刀,面对着无边无际的田地而犯愁。??在莫生非不紧不慢的围追堵截下,当我再次被他从热被窝中吵醒后,我终于投降了,应了这件苦差事。答应了还不算完,莫生非还让我保证,要把志书写好,最好能流芳百世。我嘴上答应着,心中颇感好笑,一个村志,流芳百世,有必要么?可能么?再说莫庄能不能百世还在两可之间呢。??一、莫庄远徙而来??天空闪耀着青铜色的光芒,尖利的风,冷酷而无情,和士兵手中的鞭子一样,击打着每一个人。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们更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也搞不清楚,何时能够停留,只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每走一步,他们就远离故乡一步。他们的脸上积着厚厚的灰尘,汗水泪水画笔一样,为他们涂上了奇形怪状的图形。蛇形的队伍原本规模庞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队伍逐渐缩小,不断有人在草丰水肥的地方被安置,押解他们的士兵也显现出疲惫的神色,但士兵决定,将他们,这群姓莫的人押送到更远的地方,出发时他们最不情愿,所以决不能让他们找到返回故乡的路。他们衣衫褴褛,目光呆滞,男人和全部赤膊。最终,他们抵达了大海。望着浩淼无涯的大海,他们在莫六世,这位身强力壮,威望最高的带领下,地哭泣起来:“我们到了大地的尽头!”士兵们很不耐烦,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那闪烁着杀气的刀枪,说你们不要哭啦,你们就留在这里吧,造船打鱼当渔民好了。??万事万物无不有个“来龙”,方能再说“去脉”,就算孙悟空,也得有那块孕育他的石头。以上是《莫庄村志》的起始部分,之所以如此落笔,我有我的道理,在当地,或者说更大范围的乡土世界,一直有这样的说法: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但我的有根有据,莫生非并不承认,他一六盘水什么医院能治好癫痫口咬定,莫庄并没有这样的传说。??我决心向莫生非做一番耐心细致的思想,我掏出搜集到的资料,然后给他倒满酒,——人在喝醉后容易被说服。??“是这样的,”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和颜悦色得如幼儿园老师,“准确地说,600多年前,有位叫朱棣的家伙,他呢,为了抢皇位,跟他的大侄子,实实在在地在咱这儿打过一架,搞得这里人迹罕见……”??“这跟莫庄有关么?”莫生非如此发问,足见酒喝得还是少。??“所以呀,他才从山西向这里迁人嘛!再说,即使并非来自山西那棵大槐树,那也一定从另一处大槐树下搬来,不是大槐树,那也只不过是换换树种,柳树、松树,年头一长,人们觉得大槐树好记,也就全记成大槐树啦!是不是?”??莫生非开始动摇了,小眼睛里闪出一丝狐疑,我暗自窃喜。然而,他仍然做最后的挣扎:“可莫庄上年纪的都没听说过这个说法呀!”??“咱们村的寿星能有多大?今年不才90岁?这事过了600多年了,谁记得住?记得牢?”??莫生非不再言语,重新拿起我的手稿。??从一开始,这事我就知道,莫庄的确没有这个传说。这叫人奇怪,仅隔三里之外的村庄却有。如果莫生非叫真,这必定成为一个纠缠不清的疑点,我可不想才开始就举步维艰。为此,我甚至不惜要请他吃这顿饭。??古人讲究师出有名,在姓氏上,必定七拐八绕地跟尧、舜、禹搭上边。同理,作为莫庄,如果不跟大槐树相关联,它的历史就不成为历史,我当然不能舍掉这个人人可用,尽人皆知的品牌。再者,我觉得,仅有三里之遥,莫庄不太可能独善其身,它不可能凭空而来,莫庄人更不可能从开始进化就生活在这里,一定是在某个时空内,迁徒而来,我的描述,如果不是真实的再现,那么据此推论,它仍然可作为起点来使用。那份“莫氏族谱”也为我提供了佐证,族谱上排在第一位的是“莫六世”,没有“莫一世”,能找到另一本从“莫一世”开始的族谱,起点就解决了,如果它存在。??莫生非,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反倒应该叫生非,他在醉倒前,提出了又一个问题:我们莫庄并不在海边,而且,我们莫庄人并没有从事渔业生产。????二、他们远离了大海??他们并没有成为渔民,对广袤的平原大地的依恋,放大了他们面对大海的恐惧。所以,当不再有士兵看守,靠海边捡拾小鱼小虾,半饥半饱地度过半年后,他们开始踏上了回头路,故乡自然回不去了,一是他们没有地图,不辨方向,二是沿途他们不断听到凶恶的消息:逃回故乡的人们被处以酷刑。??这时莫六世是个冷静而理智的人,他告诉族人,我们不能回到故乡,但必须远离大海,因为在我们水性练好之前,我们就会被淹死。莫六世带领这几十口人,后撤二百里落脚。让莫六世决定驻足不前的原因,是那片废墟。 #p#副标题#e#??废墟方圆数里,满目破砖烂瓦、断壁残垣,掉底儿的水罐,裂为几瓣的瓷碗,断为数截檀条,泥土中甚至能挖出锈迹斑斑的刀枪。从这片废墟的规模看,这里曾是繁华过的街市,毁于兵祸。??莫六世颔首微笑,用手指点着那些破烂,满怀地说,这是上天的赐予,祖宗的佑护啊!接着,他燃起了几根艾草作香,插在拢起的一堆黄土上,跪了下去……??莫六世是我们莫庄公认的祖宗。大年三十的清晨,莫庄人要恭敬地来到村北,将他的了一个季节轮回的,用响亮的鞭炮唤醒,用几束香的指引下,请回村中享用供品,谓之“请神”,然后在大年初二,再恭敬地送回去,谓之“送神”。那座坟莹,硕大无朋,其他那一版矮小的坟莹,众星捧月般参差陈列。??翻开那本来历不明的族谱,封面就是莫六世的画像,他十分面善,现实中他一定和蔼可亲,画像线条细致,颇为生动,乍看上去,很像至圣先师孔子。我怀疑两者之间存在抄袭关系,在没有证据之间,我暂定为莫六世的长相抄袭了孔子。说实话,族谱未向我提供任何有用的线索,庞杂的枝枝脉脉令人眼花缭乱,我的脑袋大了足有三圈之后,才搞清楚,当我死后,在这个族谱里应安在什么位置。可见,我对它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至此,我松了口气,我终于回答了莫庄人并非渔民的问题。??“那么,这片乱岗子有啥好呢?”又一个周末,莫生非再次生非。我面带微笑,不慌不忙地拿出下面几页纸,这次,我料定他会如此提问。??莫六世是位手巧的青年,莫氏人充满吃苦耐劳的精神。生存,或者说生活下去,就决不能一穷二白,那片废墟提供了原始的基础。虽然一切的一切,全部支离破碎,但莫六世用带来的几种工具,将它们尽可能地修缮起来:四瓣的碗,居然不漏水了,掉底儿的罐,居然能盛粥了,断了的刀枪,拼成了犁……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享受着莫六世带来的惊喜,忘记了背景离乡带来的。莫六世不断创造奇迹,人们奔走相告,迅速传播着一个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他又打破了记录,修好了一个水缸,能盛三担水的水缸!!一种曾为后世所景仰的职业在莫六世的手下诞生了:锢漏匠。这是化零为整,让生活重新充满安徽癫痫治疗好医院,在哪里希望的职业。在的长河里,“锔盆锔碗锔大缸”,这标志性的吆喝,曾久远地飘荡在无数个乡村。因了莫六世,时间不长,这个几十人的小村落便声名大振,远近十里八乡,不断有人求上门来,因为刚由乱世步入治世,需要修补的东西多如牛毛。莫六世技艺不断精进,但活计实在太多了,门前每天排出长长的队伍,为了抢占位置,有人把排队的时间不断提前,就像多后,有种叫做医院的机构里的情形,不同的是那是修补,这是修补家什。??从清晨直到深,任何时间你去莫庄,从村外那株槐树(请原谅,又是槐树),直到莫六世草屋门前,密密麻麻地挤满了捧着瓶瓶罐罐的人,为了争抢一个位置,有人甚至大打出手。官府出动了差人,以维持脆弱的治安。顺便交代一句,因为锢漏的手艺,官府原谅了莫六世和族人的不告而来。为了更大程度上为人民服务,莫六世从到理论,开始把锢漏手艺传授给其他莫氏族人,并立下了几项规矩,比如传男不传女,比如只能给人行方便,不能以此为正业,不能取利于此……弟子们均垂手而立,将这些规矩背得滚瓜烂熟,莫庄开始成为远近闻名的锢漏村。许多年以后,当锢漏手艺传遍四邻八乡,出外在外,匠人被问及时,总会自称为“莫庄的”。??关于锢漏的记述,就连挑剔的莫生非,也表示满意。莫庄的锢漏,的确独树一帜,清修县志上惟一出现莫庄的名字也与此相关:莫庄,锢漏巧匠代有出焉。当地,有一个“锔宝塔”的神奇广为流传:某年,离莫庄三百里外的东昌府,鲁班所造,人们引以为傲的白塔,突遭雷击,顶部开裂,摇摇欲毁。无奈之下,东昌人求到了莫庄。莫庄派出了十名锢漏精英,用了七七四十九个白天,耗费去了九九八十一斤黑铁,竟然将裂开的白塔给锔好了。??得到莫生非的首肯,我本以为自然而然,其下,我就能按照既定思路,一路挥毫泼墨写将,但如你所知,他叫生非。生非反反复复地看了又看,说,咦?不对呀!我紧张地凑上前去,问他,哪里不对啦?莫生说,莫庄离海才一百里,你凭什么说二百里呢?沿着他的手指,我终于看到了那个数字。我解释说这是笔下误,我实在困极了,才把“一”写成了“二”,改一下就行。莫生非却不干,说这是历史,是说改就能改的么?我说这是我写的,咋就不能改呢?莫生非气恼地说,你写的不假,但你写的是莫庄,就要钉是钉铆是铆,吐口唾沫砸个坑,再说这段我看不错,要改了那不得全废了?奇怪,怎么会废了呢?你想想,离海一百里的地方,不见得就有那个乱岗子不是?没了乱岗子就不会有破碗烂罐,没有这些东西,锢漏手艺从哪里来嘛!??我目瞪口呆,然后点头:有道理。??不得已,在莫生非的逼迫之下,经过两天一夜,我终于考证出了莫庄的又一次迁徙。????三、神秘的再次迁徙??关于莫庄东迁百里,我首先给出了以下答案:??内乱止息了,政治形势逐渐平稳下来,伴随着对旧臣遗官思想改造的完成,税赋的大规模削减,大明帝国的GDP有了长足的发展。靠着勤劳和聪慧,莫庄人过上了生活。??但幸福总是短暂的,不幸紧随其后。在莫庄漫长的历史上,区区五十年的幸福时光自然只能称为短暂。幸福的结束,是因为黄河。??那时的莫六世,已经是个儿孙满堂,年逾八十岁的老者,他的头发白了,胡子白了,甚至眉毛也白了。作为寿星,也作为锢漏的创始人,他受到了充分的尊重。黄河改道的可怕消息,在一个末,传到了莫庄,遇阻的黄河之水排浪滔天,奔突冲撞,四处寻找行水之路,终于突入了莫河。??那天,莫六世正在过他的八十大寿,院里院外挤满祝寿的人。虽然有人怕这个消息扫了大家的兴,但莫六世还是获知了,他停下筷子,仰天长叹,说这是命啊,这就是我们的命啊。也有人抱有侥幸,说黄河只是改道,将莫河挤作入海之路,离莫庄最近处也有四十里呢,再说它从那里就拐向南乡了。莫六世摇了摇头,说,我的生日到此为止,大伙儿散了吧!说罢,回身进了屋。??莫六世第二天便召集族人,提出搬迁动议。但遭到了一致反对,除了上述侥幸之外,人们最大的理由是:我们花去五十年,开垦了良田上千,已经扎了根,如何能说走就走?再者,比离莫河更近的村庄都没这想法,我们岂不是自寻烦恼?最后大家说,我们虽然尊敬你,但这里是我们的故乡,我们死也要死在这里!??故乡?什么是故乡?莫六世反驳说,有人才有故乡,没有人就没有故乡!??结果,不欢而散。??接下来的和天,莫六世将得力弟子全部叫齐,让大家拿出所有积蓄,派人去莫河码头购置了废弃的河船作蓝本,买来上等木料,开始大规模造船。眼见着一艘艘木船不断出现,许多人认为这老头儿简直疯了,他要在旱地行船么???春暖花开,莫河解冻。莫六世几乎每十天去一趟莫河,观察河水。儿孙们发现,每次回来,他总是眉头紧皱,而且一次比一次皱得厉害。他惟一长孙莫八世,一个聪明的少年,问爷爷,你的眉头为什么不能舒展舒展呢?你为什么许久都没有笑过了呢?莫六世抚着他哈尔滨癫痫病去哪治疗好的头,沉重地说,,莫庄就要消失了,我怎么能笑得出来呢???黄河之水,春涨一尺,夏涨一丈。莫六世无法想像,这春涨一丈,会是怎样的情景。??该来的还是来了。??那个极闷热,遥远的不断亮起蓝色的闪电,莫庄跟所有的村庄一样,被恐惧紧紧攥住。官府发布了通告,莫河水将涨到极限,让大家好自为之。??最后一个闪电过后,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人们起先误以为是响雷,但转瞬就明白,那是莫河,被黄河占据的莫河决口的声响!远隔四十里,声如在耳。 #p#副标题#e#??村外打护庄堰的人们,先被野兔、田鼠、蛇,以及一切活跃在田野里的动物惊呆了,它们密密麻麻,发出怪异的哀鸣,向着村庄奔来,这些家伙平日里见人就躲,此时却争先恐后地村庄里钻,疯了一般乱蹿,撞到人身上,砰砰乱响。??浊浪排空,洪水咆哮着,如一万匹马在嘶鸣,像一万头牛在吼叫,漫无涯际。水头所到,摧枯拉朽,如万马踏泥,决无可挡。??最后一个人刚上船,大水便涌进了莫庄。到处是浊水,檩条折断的声音,房倒屋塌的声音,与莫庄人的哭泣声,混成绝望的悲怆,响彻天地。??十只木船,用粗粗的缆绳系在十株粗壮的槐树上;??十只木船,用粗粗的缆绳相互连接;??十只木船,承载起了一个莫庄。??十只木船,水势平稳后,载着莫庄,载着所有锢漏工具,斩断缆绳,顺流而下……??这事可不能怪我。??要知道,这场磨难完全由莫生非而起,聪明的读者一眼即知,莫庄在这里驻足五十年,似乎只为了创立锢漏手艺,只为了那堆废墟。因为莫生非坚持,百里之外也许没有这堆废墟。??废墟本是结束,如今却成了开始。??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由于我过分强调了锢漏,又引发了莫生非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叫莫庄???这也是问题么?细究起来,这竟然也成为问题。按照当地的情形,村庄的命名往往与其特点相关,莫庄周围的村庄均如此,比如张木匠村、李铁匠村等等。依此推断,莫庄应该叫做莫锢漏村,能够“锔宝塔”这样的神奇手艺,却不用作村名,何解?是啊,何解?我问莫生非。莫生非喝罢手中的酒,说,我问你呢!你得给我个说法。??好吧,我苦思冥想,给出了莫生非下面的说法。??四、再次迁徙并非天灾??之所以叫莫庄,当然有说法。这还是得从锢漏说起。??在此我必须声明,莫庄决非从起点就叫莫庄,这不符合历史。历史不可能一成不变,特别是在所有的时间里。而且,不符合莫生非的要求,如此,他就不必逼着我给出说法了。??那么我给出的说法就是试图考证,一个不叫莫庄的村庄,一个因为锢漏而声名显赫的村庄,何以隐忍锋芒,成为了“莫庄”。??前莫庄的确以锢漏为村名,改名并迁徒,均与这个技艺有关。??时间过去了五十年,锢漏,以惊人的速度以莫庄为中心发展起来,莫庄规模因此翻了数番,借助便利的交通,莫庄成为了繁华所在,莫姓也成为镇中的少数。可惜的是,创始者莫氏族人却不再操此技艺了,均以务农为业,无人再从事锢漏行当。因为莫六世所设立的规矩,比如禁止以此谋利等等,早成了为人唾弃的老皇历,没人再遵从,已至耄耋的莫六世鞭长莫及,不过在本族人中他还有威信的,所以,气愤之下,干脆禁止族人再入此行。??现在,走进前莫庄,放眼望去,锢漏店铺满目皆是,五彩的旗帜或大或小,但全部高高飘扬,全部标为“四大名补”。为了扬名立腕,更好地招揽生意,有人开始了品牌建设,搞起了锢漏大赛,在规定的时间里,把规定的破碎器皿原样复合,先成者胜,每次都要评出“四大名补”。由于参赛者众多,加之每次评出的前四位皆不能服众,而且还曝出了贿赂评委等系列丑闻,官府出面也未能平息,只得把每年一次的比赛改为每季一次,后来又改成每月一次,总而言之,所有的锢漏匠轮流坐庄,均成为了“四大名补”。因为“四大名补”如此众多,他们不得不在旗帜上注明取得名号的届数。??前莫庄有了别称,那就是“四大名补”。前莫庄车马不断,川流不息。既然做生意,自然什么赚钱干什么。前莫庄的顾客不再是普通百姓了,破罐烂碗能收多少钱呢?现在,他们主要接待那些商贾官吏了,从古玩名瓷直至名画修补,凡能赚大钱的无所不至。前莫庄由此步入了发展快车道,店铺越来越富丽堂皇。惟有从事农耕的莫氏族人,依然住在暗淡的茅屋里,过着恬淡的生活。无数次,莫六世夜不能寐,立在星光下长吁短叹。他的惟一孙子莫八世,一个聪明的少年,问爷爷,你的眉头为什么不能舒展舒展呢?你为什么许久都没有笑过了呢?莫六世抚着他的头,心情沉重地说,孩子,莫庄就要消失了,我怎么能笑得出来呢?在来临,院门紧闭之后,莫六世总会手把手地教授莫八世锢漏手艺。少年极聪慧,很快胜过了爷爷。少年不解地问,我为什么要学它呢?你又不让我们干这个?莫六世颔首微笑,说我要这手艺保留下来。少年更加迷惑,这手艺会的人够多的了?莫六世说,他们不懂,永远不懂这门手艺。??这长春公立医院治疗羊羔疯年深秋,一位神秘的人物潜入了前莫庄。街边众多的“四大名补”没能吸引他的目光,他径直敲开了莫六世的家门。神秘人拿出了一件破为两半的东西,说莫六爷,我知道,您久不出道了,不过我知道,你的技艺无人能比,在下遇到了麻烦,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这件东西,拜托你了!莫六世把玩良久,叹一口气,说我老了,眼也花了,再说我们莫氏不再从事此行当了,这是族规,我亲自定下的,岂能违背?神秘人目光炯炯,说你知道的,我完全可以不找你,但我想把事情办得漂亮,才找到了你,你不必急着答应,可以考虑一下。说罢,神秘人把东西带走了。??莫六世有大买卖上门的消息半天就传遍了前莫庄。对方开出的千两黄金的价钱实在太过优厚了,吸引了许多“四大名补”前来询问,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们希望能从莫六世手上得到这笔买卖,他们的理由十分充分:反正你们有族规,不再重操旧业,何不做个顺水人情?三天后,莫六世竟然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接下这笔买卖。前莫庄哗然,私下里议论,谁说莫氏不爱钱,原来是没有足够的价码,看来,往后这行里竞争要更加激烈了。??那件买卖完成后,莫六世立即召集族人,要他们在做好准备的同时,向所有前莫庄人发布外逃的警告。第一天,族人回来说,没有人接受警告,他们看不到任何危险的预兆。莫六世老泪纵横,不得已,他将实情告诉了族人。第二天,所有前莫庄人,他们将遭受灭顶之灾了。当夜,前莫庄人热泪长流,人们压抑住和哭泣,与莫六世作别。莫六世要他们记住两句话:今生后世一定保守住那个导致他们逃亡的秘密,后世此行当务必走街串巷不开店铺。??晨曦来临,前莫庄死气沉沉,听不到雄鸡报晓的鸣唱。田野里,官兵水一样漫过来。无边的长风中,一位华发丛生的老者屹立村边,初升的太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没有走,他说他必须留下,给神秘人一个交代,否则,前莫庄人逃到海角也不会安宁。??莫氏族人向东逃了一百里,来到了一个遍地苦艾,到处盐碱荒滩的地方,天空中鲜有飞,大地上不见走兽,他们不得不披荆斩棘,不得不重新过上艰苦的生活,还好,因为莫八世,锢漏手艺得以流传下来,但他们村庄的名字不再冠以“锢漏”了,……??这里似乎有一个疑点:既然莫六世把皇帝的玉玺修补好了,那么皇帝为何要屠掉前莫庄呢?对此,我向莫生非作出的解释是,玉玺损毁必定隐藏着什么宫廷内幕,肯定不是好事,皇帝的家丑怎么能够外扬呢?莫生非认为此言有理,但狡猾的他,又提出了一个足以使我的心血完全颠覆的疑问:按照你的说法,从洪洞迁徒算起,至今应该有600年才对,但按照我们的族谱计算,才有400年,这中间除掉再次迁徙的50年,还有150年空白呢,它们去了哪里???是啊,它们去了哪里?决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吧?如果他的话是正确的,那么我错在了起点,开始就是错误,过程何谈正确?这意味着我苦熬半月的心血全白费了。要知道,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我无法另起炉灶了,我决定搞乱他的逻辑。“事情还得从上述史实出发,”我大胆地推断,“为了躲避皇帝的搜捕,为了安全起见,现今莫庄中的莫氏,完全有可能改姓而来,换言之,他们之前未不姓莫,基于这一点,那么,在历史上,所谓‘莫庄’其实是不存在的,只是一厢情愿,那么现在要写‘莫庄志’也就变得毫无根据。” #p#副标题#e#??莫生非头已经晕掉了,更为关键的一点,他喝醉了,一头栽倒桌上,将我的手稿撒了一地。这下我的耳朵清静了,当下不禁窃喜。但看着满地纸片,不知为何,我心中又涌起淡淡的惆怅来。????五、风中的秘密??在机器隆隆的轰鸣声中,莫庄面目全非。按照规划,莫庄北部的坟茔要全部迁入新建的祠堂内。平坟那天,村中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作为莫氏子孙,我也在场。??最后被铲掉的是莫六世的坟墓。??那座硕大的黄土堆生满杂草,北风吹动,像头发一样飘飘摇摇。村人虔诚地燃起了黄香黄纸,烟雾缭绕中,平添了几分肃穆。??坟茔开启了,仿佛久远的一个密码。尘埃落定,在场的人,包括我和莫生非,大吃一惊:坟内并无想像中的尸骨!!只有一个锈迹斑斑,密封良好的铜盒。??莫生非上前一步把铜盒抢到了怀中,根据我仅有的常识,这个盒子不能随便打开,起码不能当场打开,莫生非听从了我的意见,但我们无法离开现场。他们将我和莫生非团团围住,吵吵嚷嚷,归根结底一句话:盒子属于全体莫庄人,你俩没有资格带走,你俩私匿珍宝该如何是好?——如果有的话。无法可想了。费了好大劲,众目睽睽之下,铜盒被打开了,但令他们失望了,里面没有珍宝,有的是一本书,至今我还记得封面上的字:莫氏改姓迁徙记。可惜的是,书接触到空气,立即迅速氧化,无法翻阅了,更为可惜的是,一阵旋风刮风过,那书化竟化为蝴蝶,漫天飞舞,它和它承载的秘密,随风而去。

首发散文网:

© wx.gzrnews.com  派派后花园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