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呼延鸾_散文网

叶秀《兰馨集》的艺术和情思

呼岩鸾

友人赠我一本女诗人叶春秀著的旧体诗集《兰馨集》,我通读细读了。著名诗人刘章作序,著名诗人金土和其他多位诗人做评,都给予极高的评价。刘章认为:叶春秀“有很好的诗人天赋”,“已经写出了有意境,有诗味,有韵味的好诗”,“一个真正的女诗人脱颖而出”,“一个才女诗人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也有人指出:叶春秀是“才华横溢的巾帼英杰”;她的旧体诗“体是旧的,内容是新的,思想是新的,艺术是新的。”这些看法,都是由衷之言,绝非溢美之词,我也是深有同感的。

《兰馨集》放在案头,室内弥漫着兰馨之香,手指沾染着兰馨之香,我必须也对《兰馨集》说出的感觉了。

一、《兰馨集》对古代旧体诗在艺术上的继承和创新。

当代诗人写旧体诗,面对的是古代旧体诗数千年极庞大崇伟的美学积存,和极其繁琐细密的诗规诗法诗格;必须有所继承,否则写的就不是旧体诗;必须有所创新,否则就是复制旧体诗古董,二者都无价值。当代旧体诗应当是对古代旧体诗既继承又创新的产物。( 网:www.sanwen.net )

《兰馨集》基本上是五七言的绝句和律诗,保持了五七言四八句的刚性外壳,和旧体诗内在的基础格律;扬弃了不能发挥美学功能在古代形成业已僵化的过于严苛的诗格规条,在此前提下进行了艺术创新。

作自由体诗可以不押韵,但做旧体诗不能不押韵,诗必韵。中国古代韵书有数种,作诗照韵书捡字寻韵。但古代韵书之韵,只符合当时汉语状况,现代汉语语音已发生极大变化,做旧体诗照押古韵已不合适,而权威性的现代韵书尚未出现。叶春秀做旧体诗,根据现代规范汉语普通话口语语音押韵和决定平仄声律,非常协调和谐,读之韵味,声调铿锵,充分表现了旧体诗特有的音乐之美。如七绝《乡秋(二)》“乡中访友树莺啼,河畔村前谷穗齐”,七绝《花语》“痴心寄月总孤零,只有花儿能解声”等无数好句,今声今韵,蕴古声古韵之清幽,吟之听之,令人愉悦。

中国汉语语言,富含对偶性,在词性词意的对偶中,又有平仄声调的对偶。中国古代诗人把语言的对偶性逐渐移入,至唐代在古诗之外,又发展出讲究对偶的近体诗,即律诗。律诗的出现和完善,是中国旧体诗的又一胜利,隆起了新的高峰。对偶是律诗的必备条件。叶春秀深得对偶堂奥,多写五七律,七律写的最多最好,颇有七律集大成者诗圣杜甫之风。沈德潜《说诗晬语》说:“对仗固须工整”,叶春秀律诗,基本做到了三四句、五六句相对,平仄相对,句法相当,工整巧妙。她多用工句,用同类词相对,用颜色词相对,用数字词对。用同类词对,如“愁绪频增思辗转,焦心常锁意阑珊”(七律《思》)。用颜色对,如“出海玉龙碧浪涌,下山斑虎彩纹排”(七律《茶花》)。用数字对,如“鱼游水染千秋画,鹤唳松吟万古章”(七律《山游》)。流水对、当句对等对偶法也用得很好,但用得少。叶春秀作律诗的对偶功力很强,字词对仗,平仄对仗,声韵对仗,充分展示了旧体诗的对称平衡之美。

古代旧体诗多用典,有的诗人用典用得好,能增加诗情诗意。有的诗人好掉书袋卖弄学识,专用生僻典故,让人看不懂。叶春秀用典不是很多,但用得谨慎自然,用那些今人耳熟能详可作为诗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的典故嵌入句中。如七律《贵州织金洞游感》“舒袖嫦娥拜寿老,琵琶倒挂霸王鞭”,“嫦娥”和“霸王”所指了然,意深境高。七律《菊花》“金菊早已到东篱,犹若陶翁归隐时”,以陶潜其人其诗为典,极力彰显菊花高雅品性。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出用典“隔”与“不隔”的标准。用典不合适,造成读者和作品的隔膜,就是“隔”。用典合适,读者深领其意为“不隔”。叶春秀把典化在诗中,无“隔”之诗弊。

叶春秀作诗善用大量古代旧体诗的原型意象,但不拘泥于原意,而是把原型化入自己的意境,形成新的意象。如《题红豆诗六首》,利用王维的中国最著名的“红豆”情意象,一句“红豆生南国”王维原句开始,二首五绝,四首七绝,横向扩展,纵向深入,专对着意境用力,情深意切,使“红豆”意象更鲜红更具体更饱满,也就现代化了。再如七律《中国十大名花咏》、七绝《题古代四大美女》,十种名花被电瓶车撞到引发癫痫,癫痫病冶疗,四大美女,都是古代诗人创造的著名意象,经过叶春秀的再创作,都旧貌换新颜了。王夫之《姜斋诗话》和谢榛《四溟诗话》,皆谈到一个重要诗歌技法“出处”,“出处”就是“原型意象”。中国古代旧体诗是很重视原型意象即“出处”的引用和创新的。

古代文论王世贞《艺苑巵言》、叶得《石林诗话》、赵翼《瓯北诗话》等,都分析了诗的“点化”。“点化”就是诗人将前人诗句或文句改造成具有更鲜明更典型意境的诗句,促成一首新诗的出现。李白、杜甫、白居易、贾岛、王安石、林逋等善用如此技法,写出了优诗篇。汇总诗句“回身转佩百媚生”变成李白《清平词》的“一笑皆生百媚”,再变成白乐天诗句“回眸一笑百媚生”,三笑百媚各情各景。杜甫的诗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本自《孟子》:“狗彘食人食而不检,途有饿莩而不知发”。赵翼《瓯北诗话》指出,此等言语很多古人都说过,“而一入少陵手,便觉惊心动魄,似从古未经人道者”。林逋梅花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本来自于江为诗“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只改动二字,改“竹”为“疏”,改“桂”为“暗”,意境就更空阔了。叶春秀用点化的手段,也写出了不少好诗。如七绝《游趣》、《远眺》,对杜牧“白云深处有人家”的点化就很成功。即是原句一句全引,二首诗也有自己的所见所思。七律《致友》“莫愁前路无知已”,引用唐人诗句,七律《节感赋》“柔情似水多含恨”翻用唐人诗句,皆能生发新意。五律《夜思》“谈笑仰鸿儒,往来尊白丁”,易《陋室铭》二字,变原意为作者的谦恭之志。

《兰馨集》对古代旧体诗其他诸种技法如衬托、反说、层递、夸张、通感等等,都有很好的理解、应用和创新,旧体诗自《诗经》开创的比、兴、赋的诗艺,在当代《兰馨集》中开出了绚丽的花朵。

以上所说叶春秀旧体诗艺术性的特色,只是技巧性层面的表现。这个女诗人诗歌在艺术上最显著的特色,则是她的诗歌语言。叶春秀的诗歌语言,以规范的现代汉语为基础,把其中最典雅、明丽、、流畅的,锻造成为旧体诗特殊的诗家语,不但符合旧体诗的格律要求,也符合当代人的阅读欣赏习惯,起到了言显意深的作用。诸种诗技,以此种语言展开,各显其巧。

技法和语言,足以使叶春秀的旧体诗,具备完美的艺术形式。但五七言四八句的外壳中,不充实以丰富的内容,也只是为艺术而艺术的形式主义作品。

而《兰馨集》是完美的艺术形式和丰厚的思想内容的有机结合。

二、《兰馨集》展现了当代社会风貌和当代人的思想。

臧克家是新诗人,晚年写旧体诗,并对今人怎样写好旧体诗,提出了正确的意见。他说:“今天写旧体诗,一定要大体遵守旧的格律,否则就不能称为旧体诗,但又必须有所突破,否则,就不能成为今日之旧体诗,现在写旧体诗,应该要求“四新”。即思想新,新,意境新,语言新”(《学诗纪程》)。“四新”要求,是思想性和艺术性统一的标准。

叶春秀的旧体诗,达到了臧克家提出的标准。

《兰馨集》的题材,大体上是社会类,乡土田园类,山水景物类,类,抒怀类,历史类,应酬唱和类,作诗类等八类,这也是古代旧体诗的题材范围。题材的继承,须有新的思想感情的注入。这些庞杂的题材,在叶春秀的笔下成为旧体诗,经历了艰苦的创作过程。炼意,对题材过滤,提升、集中。炼字,使每一字精当,不可掉换,炼出诗眼。炼句,得出精僻显豁能使人眼睛一亮的诗句。炼篇,把整首诗打磨成艺新诗茂的晶体,是炼意炼字炼句的合力结果。叶春秀的“四新”和“四炼”功夫,做得比较到家。

叶春秀的社会人文类诗歌,表现了她的社会理想和价值取向。诗人没有藏身的象牙塔,她在社会上一面谋生,柴米油盐,一面观察,爱诗写诗。她歌唱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光明面。《春日抒怀》:“寒历后沐,家富本随国运兴”;《岁末感怀》:“雄鸡一唱一轮红,揽胜神州彩画屏”;《(2)》:“几番风润枯草,万里飘风拂百花”;《春(一)》:“瑞雪迎春降,农家好耕田”。蓬勃发展的形势灿烂于纸面。诗人鞭挞社会上的假恶丑。《蚊子》、《老鼠》、《钓台》揭露讽刺贪官,下手狠,力透纸背,对“噬人鲜血不知耻”的腐败分子,发出“铲除去祸根”的恕吼。《检查团》给当代官员画群像,他们以检查工作为名,游走吃喝拿要,“席间岂论民生事,却问秋江蟹可肥?湖北癫痫病医院地址”丑恶嘴脸令人可恨。《毛贼》里发人民心声,同情弱势群体,恨毛贼更恨豪宅中人,豪宅中人恶于小小毛贼。《气球》、《风筝》二首绝句,刻画了无信仰无原则小人的得志猖狂之态,预言了他们的可耻下场。《袖子》和《拜佛》二首绝句,将炼意炼字炼句炼篇共炼于一炉,炼出了“袖子”和“拜佛”两个社会大意象,炼出了当今旧体诗坛难得一见的优秀诗歌!俱是投向社会腐败机体入肉入骨的投枪和匕首。《袖子》从衣服窥视人心,“普通衣服看想通,作用因人大不同,既替贪官藏狠手,又帮谦吏储清风”。贪官的袖子里有劫掠人民的狠手,清官的袖子里有给人民送暖的清风。《拜佛》从寺庙看官场,“满院官车拜圣尊,焚香许愿掷千金。可悲洗罪难逃法,错把神灵当护身。”贪官拜的不是圣尊,不是佛,拜的是权,是钱,但神灵绝不保护罪大恶极之人。叶春秀的此类诗歌让我想起了杜甫李白们的讽刺诗,诗为民请命的鼓呼声千年不绝于耳。

叶春秀的乡土田园诗,有土地庄稼,有河流山丘,有父老乡亲,农家风光古朴可亲,故土情爱勃勃生发,有陶潜南山东篱的高人雅致,有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的桑麻味道。这类诗意象鲜明,炼字见长,佳句迭出,优秀之作大面积分布着。刘章和金土二位诗人慧眼识珠,捡出佳篇把玩摩挲,赞叹不已;如《春行》、《桥畔漫步》、《农家小院》、《山游得趣》、《山乡春日》、《童趣》、《儿时忆趣》、《捕蚂蚱》等等。我也觉得叶春秀的优秀田园诗美不胜收,随眼随手即可拈出美诗美句。如《山乡炊晚》:“河清鱼戏水,枝暖树着花。”《河畔即兴》:“长河流水瘦,短篓锦鱼肥”。《春晴》:“晨幔渐思红豆树,晚霞摇醉紫云英”。《秋霜》:“兰花案角投,云影檐前系远乡”。诗中所炼之字:“暖”、“瘦”、“摇”、“系”。个个掷地有声,是为诗眼。这些诗篇都为诗人练出,通体严整,成句成篇,几乎没有有句无篇、有篇无句的诗病。

叶春秀的山水景物诗,大处指向著名景观,小处指向一花一木;绘形绘色,借景抒景,由景生情,情景交融。多能以人人皆见之景,发人人未发之情。《参观马王堆汉墓陈列馆》:“只着一快遮羞布,当是千年百褶裙”,补天女娲形象如此,足见民族历史神幻吊诡。《秦》:“秦皇涂就血污史,饥庶筑留华龙。到此都说为好汉,谁知砖瓦骨烧成”。大作历史翻案文章,议论合情合理,登临长城之好汉,谁人能见到砖中之骨;无数长城诗中,此诗仅见,为一等好诗。

叶春秀写景,有时竟能写出诗仙李白诗的雄阔气象,如《忆游南戴河》:“九响钟声三默愿,一轮皓月七星悬”;有时又如王维禅诗那样细腻,如《初到草原》:“牛羊牧在鞭梢上,百卉飘在云水间”。叶春秀写花木心语篇,几乎写遍名花名树,写出了它们种种不一的各形各色,堪与郭沫若咏花诗集《百花齐放》一比,而无意识形态之偏腐迂执。

古汉语多为单音词,现代汉语双音词多音词增多,增加了现代旧体诗用词炼字的困难,叶春秀炼字成功处多多,但有几处,还似乎可以推敲。如:《金秋》中“好色人家菊抱楼”,可改为“好花人家菊抱楼”,“好色”现已是贬义词。《春到河畔》中“水观我面我现水,都是匆匆过客人”,可改为“水观我似我观水,都是匆匆过客人”,人映于水中不以面孔出现而以整个人影映出,水中人影岸上真人,二者都是过客,都急匆匆。“过客人”组词不和谐。《农家小院(一)》中“惊落悄开一束花”,可改为“惊落篱上一束花”,“惊落”而“悄开”理悖,篱上有花惊落合诗理,又给小院增篱笆一景。其他如《过小年》中“杀鸡淘米宰猪连”,“宰猪连”意不甚明晰,只杀鸡腥荤味已足矣,炊烟渲染气氛。《郊野》中“唱晚渔舟沐锦归”。可改为“唱晚渔舟高歌归”;“锦”有多指,而高歌可与唱晚呼应。

叶春秀写亲情写,沸腾着血浓于水的血缘之爱。这种感情从王维《九月九忆山东弟兄》、杜甫《北征》、孟郊《游子吟》等一脉而来,仍然炽热且有了时代的温度。写的诗很多,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忆》是最好的一首,也是当代旧体母爱诗的优秀佳作。“母亲身影映窗棂,难忘书桌那盏灯。引线穿针缝至嘱,行囊伴我暖终生”。从《游子吟》脱胎而生,但俱是新境新意。灯下母缝衣女读书,母亲缝进最好的嘱言嘉语,给女儿终生奉行受用。诗人陪旅游,作《夜游天安门广场》,灯海中想到“征程一路风兼雨,三春日暖头”。此“征程”隐喻中不是游程,而是之路;父亲是照暖女儿的太阳。《兄妹打柴》,兄妹再去北上旧地,回望打柴之山东青岛癫痫病的手术治疗日,证悟昨日柴捆,捆着今日的诗卷,以别出心裁的手法表达的手足之情,令人思之确有不可割舍之感。《题与爱人张国权于山东微山湖留影》:“陶情醉景不思归,”不思归是有所归,在处即可为家。《题爱子张英男牡丹江诗会留影》,对爱子寄以“奋斗迎来锦绣春”的厚望,舐犊之情既感性又理性。叶春秀的友情诗,无虚假、客套、逢迎的旧陋习,表达了谦恭有礼,祝福致贺,给人温暖的情谊。

叶春秀咏物抒怀,发议论,言哲理,是其旧体诗的一大特色。诸凡重大节日,风花雪月,季候转换,聚会雅集,高山大海,草木虫鱼、机械用品,眼见心感之物事,皆为诗材诗料,不抛不弃,用力涉笔成诗。这类诗有情趣,也有理趣。佳作很多,有些精辟之语很有震撼力。如《月下抒怀》“阅人未必神鹰眼”,《吟时》“误导人生非是书”;《家》“山河装在书斋里,一盏明灯是太阳”;《换位》“自称傻子最聪明”;《洗涤剂》“宁愿此生成泡影,不容污垢在人间”;《画像》“须知大假不经商”;《星空》“几朵彩云形似马,骑之可见梦中人”等等,等等。这等奇句雄言,只有胸怀江海之气的大手笔才写得出来。诗中的议论道理,绝无假道学陈腐八股味,而发散着清新的时代气息。

中国古代旧体诗,本就有应酬唱和等项功能作用。叶春秀赠友题照,聚会感言,寿辰祝福,贺人出书等方面的诗作,应时应景,构思周到,玲珑得体,给人“花开锦绣春”的喜悦(《辛卯元旦喜接孙立编台历感赋》)。

叶春秀《作诗感赋》二十二首,谈了她的创作经验,是她的旧体诗诗观。从作诗的主题立意,构思过程,谋篇技法,一直谈到诗人修养。对旧体诗作者很有启发参考作用。“文思常在三更夜”(《作诗感题(一)》),只有在诗中浮沉历练多年,且有诗歌成绩者才能有这种体验。

三、《兰馨集》的总体风格,在时代精神中体现的唐风宋韵。

“词圃猎奇循二宋,诗园集萃效三唐”(《夜读》)。叶春秀旧体诗,已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她在新天地的时代精神中,透露出唐风宋韵的博大情思的审美雅致。诗人以通畅清朗的现代汉语,驾驭经过创新的但纯正的旧体诗格律,尽情表现了当代社会生活,当代人文思想、当代美学趣味。人们一看《兰馨集》,就会发现真正的当代旧体诗,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叶春秀本着中国诗教传统的“温柔敦厚”之旨,作诗立意高远,“思无邪”,诗作有社会教化功能。又继承发扬旧体诗的精致艺术形式,诗作给人以审美愉悦。《兰馨集》鼎力承担了诗歌的这两大功能。人们读这些珠玉之诗,首先是看得懂,然后看见了语言美,最后看见了整体的诗美;在对美的享受中,思想受到了启迪,意志得到了鼓励,感情瞬间升华了;人就处在一种乐观向上,血脉贯通,气清风顺的精神气场中了。唐诗重情趣,宋词重理趣,《兰馨集》的兰馨之气中,情趣理趣兼而有之。

整部诗集,根据题材不同,有些诗绚丽英爽,有些诗平淡自然,有些诗含蓄婉约,有些诗直率厚朴,有些诗雄奇激昂,有些诗风趣诙谐,有些诗愤怒沉郁。叶春秀学习和继承古典旧体诗,不拘各代门户,进出自由,各取所长。有时将诗意深蕴景物中间,效王士祯的神韵说;有时直露真性情真感悟,效袁枚的性灵说;有时布局细密切实,效翁方纲的肌理说。叶春秀学习各诗派的诗歌理论,很符合沈德潜的格调说。人们读《兰馨集》,有一种读唐诗宋词的亲切感,这是叶春秀继承古典旧体诗技法写当代旧体诗的必然结果,唐诗宋词中的意境、形象、情感、悟觉和表现的修辞方式,在当代的语境中翩然而生了。“一腔热血煮文章”(《初雪》)。叶春秀对古代旧体诗格律有认真的学习应用,对当代生活有深入的观察思考,二者集结成诗,《兰馨集》就是在这样的一腔热血中煮出来的。

四、诗人叶春秀已步入当代优秀诗人之列。

中国古代旧体诗的根系粗壮绵延,有强大不倦的力;在当代生发的旧体诗丛林,依然叶茂花繁,但也有枯枝败叶。一类旧体诗固守生规,艰涩难懂;一类旧体诗大话官话套话,巧言令色,令人生厌;一类旧体诗做填字游戏,依框格填字,填满字后出现的是打油诗。而当代旧体诗的主干主枝上,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兰馨集》,就是一颗当代旧体诗的硕果,成熟闪亮于当代旧体诗丛林中。这部诗集的优异成绩,足以证明:叶春秀已步入当代旧体诗的优秀女诗人之列。

古代女诗人少,当代写旧体诗的女诗人也少。相小孩夜间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比之下,当代写新诗的女诗人比写旧体诗的女诗人多出很多。这和时代美学风尚与个人气质有关。当一些新诗女诗人写着新潮先锋诗歌,炫耀性别意识时,一个女诗人在旧体诗的古典光芒中审视新时代的五颜六色,是非有淡定恬适的贞静内心不可的。我说叶春秀是优秀的旧体诗诗人,只是就诗论诗,和性别无关。叶春秀是成绩突出的旧体诗女诗人。由于当代旧体诗女诗人不多,她在女诗人中就更突出了。《兰馨集》中绝大部分诗歌,只是诗歌意义上的诗歌,并无性别特征,优秀的男女诗人都可以写出来,都可以写成这个样子。但叶春秀的一部分诗,也或隐约或显明地透露出书香女性特殊的温婉柔美的气脉与声息,一种暗香浮动的书卷气。就像她在《小河口长城》、《登小河口长城》、《登小河口长城感赋》所写到的家乡“女性长城”一样,在阳刚巍峨的万里一列的长城中,“女性长城别有方”。总之,叶春秀的旧体诗,绝无薛涛自怜自爱的弱者心态,却扩展了李清照“人杰鬼雄”壮怀激烈的另一面,而不会有近代女诗人秋瑾向着清王朝腐败独裁政权的《宣刀歌》的刀光剑影。

人们在纯粹欣赏诗歌的意义上,来欣赏叶春秀和她的《兰馨集》。

五、诗人都是在自己的时代和作诗的。

革命兴,诗家幸,诗坛出了个毛泽东。伟大诗人毛泽东同志于1957年1月12日,在《致臧克家等的信》中说:“诗当然要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不宜在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毛泽东指出了今人写旧体诗的两大困难,一是旧体诗束缚思想,二是旧体诗不易学。他提出了旧体诗可以写,但不宜在青年中提倡,但也没有反对青年人自发学习写旧体诗的意思。这些当然是相对“五四”后兴起的新诗来说的。毛泽东的意见很对。中国新诗和现当代旧体诗就是这样过来的。新诗的河流宽广,旧体诗的河流源远,但都长流不息,隔着土地又互相渗透水分。

毛泽东发表这番意见时,叶春秀还没有生人。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去世,叶春秀才12岁。当她从广播中听到消息后极度,写出了人生第一首旧体诗,来追悼毛主席。自此她走上了诗歌道路。“只取开弓直向前”。持续旧体诗三十多年,写出了旧体诗2000余首,选出752首编成《兰馨集》出版。

中国国民性中具有浓厚的诗性,自古重视诗教,《诗经》为五经之首,小儿不识字就学会背古诗。叶春秀生在书香人家,她的诗歌天赋在社会大环境和家庭小环境的诗歌氛围中,变成了一生对诗歌的热爱、追求和写作的精神事业,又欣逢改革开放新时代,气象万千,和丑陋俱现,给她展示了无尽题材。

叶春秀是业余诗人,从事税务工作,敬业清廉,是单位中层领导、市级先进工作者。她把自己的职业当作开向社会和诗歌的窗口。“闲暇作赋山河颂,得趣写诗笔墨香”(《税务工作抒怀》)。她真诚对待生活,锤炼磨砺人生,结晶思想本真呈现,玲珑剔透,“赤诚灵和性”(《写作》),所欲表达之情思,不能再被旧体诗题材所束缚。她苦学诗艺,“敲诗恐扰临床梦,孤枕轻吟到五更”(《学诗》)。她把心血倾注诗中,“佳篇多是血啼痕”(《吟诗》)。她勤奋写作,多产高产,“一心写作夜复昼,半碗清茶诗百篇”(《写诗》)。叶春秀很多旧体诗都是意新语工高质量的,她使旧瓶增丽质,又酿出新酒装上,“旧瓶丽质装新酒,佳酿清醇味亦浓”(《作诗之守律》)。

诗人都是在自己的时代成长和作诗的,诗人的诗歌必须是自己时代的精神映像,才能对得起这个时代。叶春秀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成长为一个优秀诗人的,《兰馨集》是她给新时代的一份厚礼。

叶春秀正值一个诗人可贵的盛年,她后面的诗歌路程还很漫长,诗歌担子还很繁重。《兰馨集》所展现的五七绝五七律的优异成绩,是她写出更新更好更多绝句律诗的基础和起点,旧体诗其他体式,如五古、七古、五排、七排、乐府歌赋等,她如肯试笔,以她的才力,也能写出好作品。她还有几百首新诗和不少词作,尚未刊印成书。我,叶春秀今后不论写新诗,还是写旧体诗,写旧体诗的任一体式,都能有不俗的表现。诗体对好诗人来说,是一通百通,无非是由诗才、诗心、诗意决定诗品。优秀诗人不拘泥于一体一式,都能跨诗体写作。《兰馨集》的兰馨之香,会在叶春秀今后所有的诗歌中滋生聚集。

2012年12月29日于深圳围岭山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如白驹过隙般的人生•祭亲文_散文网
© wx.gzrnews.com  派派后花园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